27歲的鄧紫棋(G.E.M.)08年入行至今,一直簽約「蜂鳥音樂」為經理人公司,合作至今11年,昨晚10時多G.E.M.忽然在facebook發文,並貼上由代表她的律師發出之聲明,宣佈與「蜂鳥音樂有限公司」即時終止獨家經理人合同,音樂創作方面的合約亦於本月底合約期滿終止,換言之,G.E.M.與過往合作無間的張丹亦正式結束關係。

蜂鳥音樂CEO張丹以短訊回覆《蘋果》稱:「交了給律師處理,不方便發言,抱歉。」

G.E.M.自14年參加大陸節目《我是歌手2》爆紅後,被封「國際G.E.M.」、「宇宙G.E.M.」,其工作重心亦一直放在大陸,根據其委托之律師行在聲明上指,G.E.M.決定解約因為與「蜂鳥」存在分歧多時,其中又提到G.E.M.多年來存在的不公、壓逼,令心理大受困擾,過去已一直作出忍讓,繼續默默努力做好音樂,但自去年10月中旬,G.E.M.發現蜂鳥嚴重違約及不法行為後,雙方的信任關係已徹底破裂。

聲明中又提及G.E.M.本來希望和平解決糾紛,惜一直被拖延,甚至漠視其意願,為其接下及安排合約期滿後的代言及演唱會工作。惟聲明中指G.E.M.不想購買了2019年多個地方演唱會門票的樂迷失望,會在能力範圍,以及法律容許情況下演出。

除了貼出聲明,G.E.M.更寫了千字文表達感受,而其實她早於本月2日已在facebook貼文透露心聲,寫着:「不忍心真的狠下心。但不忍心,就是對自己狠心…你會怎麼選擇?」當中還附加一張一隻鳥站在樹頂上的相片。

而G.E.M.則在facebook上寫:

這輩子除了我爸爸,你們曾是我最信任的男人吧。
可惜我們終於來到,一個句號。

這些年來我一次次在不公平的情況裡嘗試調整自己的心態;一次次擦掉眼淚告訴自己息事寧人、盡量忍讓;包括幾個月前當我發現公司的嚴重違約後我還是沉著氣盡量去溝通,希望和平解決事情……撫心自問,我真的盡力了。

這三個月裡,我每天在跟律師溝通、來來回回在律師陪同下與公司商討、又試過找調解員進行調解、一次又一次降低我的底線、整個過程裡也一直在配合完成本來已接下的工作(除了其中一個公司在未獲得我事先同意而簽下的代言合約)。這一切的努力以及一次次的讓步,都是為了能低調、和平地解決事情。我甚至在一月底一度以為我們和解有望,所以我也終於唯一一次在微博上寫了關於巡演Part 2的事情。沒想到最終還是和解不了,而他們繼續漠視事情的嚴重性,繼續公佈新的場次。我很無奈,因為我真的不希望把事情鬧大。

律師曾多次建議我循法律途徑解決糾紛,當中我也有很生氣的時候,但一次次我還是選擇了再給一次機會,選擇再一次相信可能可以和平解決。時至今天,已經到達我能保護自己的最後關頭,我終於開始問自己,明天我就要出發去澳門進行演唱會彩排,難道我真的又是被這樣的壓力逼著我妥協嗎?

想起前幾天在飛機上看的電影《Green Book》。牙買加裔美國鋼琴家Don Shirley一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。而最後在Birmingham的演出前,他更被禁止進入表演場地的白人專用餐廳。當時Don Shirley阻止Tony Lip用武力威脅餐廳老闆,他說:“’You never win with violence. You only win when you maintain your dignity.” 但同時,他也“stood up for himself”,拒絕表演。這一幕很鼓勵到我。

思前想後,我有了決定。對於未來兩個月這八場已售票或已公佈的演唱會,我實在不想讓所有已經買票的歌迷失望,也不想影響到各地的主辦方,所以在蜂鳥音樂不主動提出取消演唱會的情況下,我還是會盡力完成這些演出。但是這裡我要鄭重申明我的立場以保護我的法律理據:我和蜂鳥音樂已經不存在藝人與經紀人的關係。而我願意完成與蜂鳥音樂的這最後八場演唱會,只是純粹希望減少任何有可能對其他人造成的影響。

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。走到今天這一步,是因為我在漫長的商討過程中真的感到絕望了。但無論如何,我知道這一次我真的要stand up for myself。我不希望最終要走上法庭,但如果這是唯一能尋找到公義的途徑,這一次我會勇敢面對,絕不退縮!

最後,我衷心感謝所有一直愛我支持我的人,是你們給了我勇氣與動力!謝謝!

(apple daily)